雪意

夜里吹起干冷的风,就是要下雪了。
黑暗里一片阴冷,没有熟悉的落叶的红叶李,也没有那些灯光之上巨大的法桐。
清爽萧瑟的北国秋天,干冷的秋冬季节,秋草干燥发黄,夹杂着金色、红色的落叶;古旧的砖墙上一层时间的灰,灰黄色或棕色,映着落叶的树木,银杏整棵树变成金色,朝阳的光辉斜射,叶片透着金色的光;青空微微泛着灰调,或是深邃的蓝色,满天一丝丝的云,漂浮在刮着冬季冷风的高空中……
夜里一阵强劲的、干冷的风,法桐稀疏的树冠沙沙作响。次日清晨,窗外一片白光——外面的什么都白了,落雪了。雪轻盈飘落,时而星星点点,时而随风从天成片落下;松树下,青草叶从积雪中刺出,微微雪中,灰喜鹊在松柏枝间。小球场上已经是一片银白,完整...

回到了最初的地方,如果重新来过,我知道怎样选择

从前有一片金色的树林,落叶层积

从前有一片金色的树林

金色的银杏树叶

金色的银杏树叶

大橘猫~

初雪降临,深山的碎石染上白色

狸花猫

今年十月,小猫麦片长大了一点,十月四日又是中秋节,想回去看看它。
三十日的早上,如果我只尊重自己的想法,去买票,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。如果一开始就是这样的计划就好了。这次十月不能像以前一样了。
大雨,路上满是积水,哪也去不了,已经不想再说是谁的责任导致这样的结果。上终南山路上雾雨蒙蒙,我无所谓,半路上希望破碎,人为的,而太白初雪后,云海缭绕,晚上想必有很明亮的月光……
一周前做的时间的准备变得毫无意义。这是从未有过的最失败的计划,错过所有的美好,再说是谁导致的结局也无济于事。
中秋节的晚上,家里天晴了,夜空中一轮皎月,麦片长大了一些,只吃肉,会把饭叼出它的碗,九天长假,本来应该在该去的地方,才算没有浪费...

六月的花

1 / 32

© 万叶沫华 | Powered by LOFTER